运气只是借口吗?

从来都是一个难题

运气只是借口吗?是时势造英雄还是英雄造时势,这从来都是一个哲学难题,很难回答,很多人认同介于两者之间的答案: 认为英雄和时势是相辅相成的,即是英雄造就了时势,又是时势成就了英雄。 好像讨论这个老生常谈的问题,并没有什么卵子意义。
不,有的。不要因为有些问题难以回答,就不再去思考,很多时候结果并没有那么重要,重要的是思考的那个过程。 因为这些不同的观点代表着不同的世界观,好像现在世界观这个词也变得非常烂俗了,被玩坏了似的,谈论世界观的好像要么是学校里的那些愤青老教授,要么就是那些故作清高的文艺小青年儿。 但世界观真的是一个非常棒的一个概念,只是浅薄的人越来会越反感这个词而已,因为缺少,所以愤恨,和仇富心理类似吧。

总结来说是这两种世界观: 有人说尽人事,知天命。,又有人说浅薄的人才相信运气和境遇, 强者只相信因果(Shallow men believe in luck. Strong men believe in cause and effect.)

哦,对。还有那些饱经沧桑的睿智老者的一句箴言:这就是命!, 不过这句话更像是一种专利 —— 仅适用于老者,咱们这些热血的年轻人还是不要这么通透的好。

两种观点碰撞

在大一的时候,读了一本叫做《异类》的畅销书。 记得书中用很充分的数据说明了: 原来仅仅是因为出生的月份不同,就决定了一个人能不能成为一个顶级冰球运动员。 原来比尔.盖茨,比尔.乔伊在那个计算机十分昂贵的时代,由于很多偶然的因素,让他们在计算机的浪潮来临之前,积累了10000小时的编程经验(著名的一万小时法则)。他们于千万年之中, 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, 没有早一步, 也没有晚一步, 刚巧赶上了,赶上了计算机的浪潮,很难说这不是运气。
看完之后,对作者清奇的思路,充分的论据,流畅有趣的文笔,深为叹服。

在前不久看了另一本很棒的书籍《枪炮,病菌和钢铁》, 书中也以非常宏大的角度,翔实的资料,多元化的深刻视角阐述了:原来仅仅只是因为地理位置的不同,就造成了各个大洲的发展不均衡,导致先进的民族更替落后的民族。而且由于这种地域性因素,渐渐形成了截然不同的民族文化,对当今世界仍在有着十分深刻的影响。
同样的,看完之后,对作者非常的敬佩。近乎学究似的治学精神,极其客观的多元化思维,对事物本质的深刻认识,让人叹为观止。只是这本书读起来很不流畅,也许是翻译的原因吧。

一个人所处的地域,所处的时代,所处的家庭。这些好像都是境遇问题,好像都是运气。 所以说,不管你承认不承认,运气的因素是真的在起作用,而且有时是决定性的。


大二的时候,又看了另一本畅销书《从0到1》。 书中阐述的好像完全是另外的一种观点: “只有对未来精确的规划,才可以改变世界。”,“不管何时, 如果你不关注事业本质,而是关注其是否适合多元化规避风险策略的财务问题, 那么投资就像是在买彩票。 而你一旦认为自己在抽奖,你就已经做好了亏损的心理准备。”。 这是一种本质论,即努力认清事物的本质,看到被爆炸式的浅薄信息隐藏起来的真相,不被叽叽喳喳人云亦云的猴子们所干扰。根据真相去精心的准备和规划,以接近于 100%获胜的把握去下重注。
这个理论也同样非常具有说服力。 因为作者本身的经历就是一个典型的例证,Paypal的联合创始人兼CEO, 领投FaceBook, “Paypal黑帮”的教父级人物。

一种观点的融合:投资与投机

其实对于上面的两种观点,我都认同。 也就是即认同大环境决定个人的命运,又认同富有智慧的规划可以超越不可能。 这种关系很难描述,因为这种关系很微妙。 直到我看到了 《聪明的投资者》 和 《穷查理宝典》这两本关于投资的书籍,思路才慢慢清晰起来。
大环境就像是股市的整个大环境,靠预测股市走势的投机行为就好像是运气论的观点, 精心评估企业的固有价值,前景和护城河的投资方法,就更像是本质论的观点。 《聪明的投资者》中对投资与投机是这么定义的:“投资操作是以深入分析为基础,确保本金的安全,并获得适当的回报;不满足这些要求的操作就是投机。”

在一个很糟糕的股市环境下,很难实现巨大的投资回报。就像仅仅因为地理因素,就决定了各个大洲,侵略和被侵略的命运。这是一个宏观层面的问题,一般而言大环境决定了一个人的上限。生活在50年代,60年代的人,不可能发明智能手机。 因为这需要一连串的,连续的,重大技术的突破,高密度集成电路,麦克风,触摸屏幕等等,而且每一项技术突破都需要耗费一位天才的一生。 就像,如果在亚里士多德,开普勒,哥白尼之前,即使当时有若干个牛顿,爱因斯坦也无法创立经典力学和相对论的。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,是一个必要条件,科学创造是渐进式的,并不是突变式的,时代的进程也是这样,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机会,不要试图逆潮流而行。 在错误的方向上,再多的努力也没有丝毫卵用。

投机像是在掷骰子,虽然投机者不这么认为。 短期而言,股市是一台投票机,所有股民根据各自的观点进行投票,最终反映在股票的价格上。 如果你跟随大多数人的策略: 在股票价格下降到一定程度时抛售股票,在股票上涨到一定程度时买入股票。 如果你随大流,那么你只能达到他们的平均水平,很简单的数学问题。 不仅如此,集体智慧往往是很无效的,回想一下“顺丰和阿里的争端”, “红绿蓝幼儿园事件”的舆论导向的转变,就很容易发现大众的无知。就大众而言,他们听风就是雨,缺少足够的思考,很容易受到各种外界因素的影响,并且他们以讹传讹,相互制造恐慌和兴奋。其实在缺少足够的可靠信息的情况下,每个人都是无知的。 也就是说,在明确方向之前,迈出的每一步都是徒劳的。 很显然的道理,如果你对一个企业缺乏足够的认知就去下注,就是掷骰子,拼运气,和牌桌上的赌徒并无二致。

于此相对立的是价值投资,根据仔细评估企业的固有资产的价值,市场大小,未来趋势,管理人员的水平,进行投资。 长期而言,股市是一台称重机,这一点很像概率论中的数学期望。 不管短期内,股民的观点如何波动,但是长期而言,价格应该是围绕着企业的价值波动的。 投资者的任务就是深入研究企业本身的价值,在价格低于企业价值时买入,在价格最终反映了企业价值时卖出。

仔细对比一下投资行为和投机行为, 是不是和“运气论”,“本质论”有很大程度的暗合。 投机者的投资决策依赖于一时的投票结果(一时的股价是所有股民投票的结果),这种方法几乎不需要耗费什么力气,关注着股市走向就是了。 投资者的投资决策依赖于企业本身的价值(包括现在的资产和负债,市场前景,管理人水平,护城河的宽度),这种方法需要深入的量化企业的价值,是一种深入本质的研究方法。

仅此而已的结论

最后以几个小故事结束这篇博客。

  1. 我刚到公司的时候,跟一个北航的一个朋友分在了同一个宿舍。 此间谈论起“运气论”和“本质论”, 他讲述了一下他进鹅厂的经历: 当时,他的简历不幸被刷掉了,但是很不甘心。 于是就打听了一下公司现场面的时间,自费到深圳来霸面了。但是面试官并不给他面试的机会,然后他就跟HR闲谈,采用迂回包抄的策略,最终HR出于好意看了一下他的简历,发现他的简历实际上是非常不错的,于是就给了他一个面试机会。 一个准备充分的人,一个会创造机会的人,怎么可能面不过呢? So he is here now.

  2. 《洛克菲勒给儿子的信》 中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: 竞争对手要斥巨资修建输油管道,修建成功后将撼动标准石油公司的地位。 洛克菲勒跟他谈判无果后,开始为他们设置各种障碍,购买他们沿途的狭长田地,和铁路公司合作,试图阻断对手修建管道。 但是这是一个很坚韧的对手,他们一一绕过了这些阻碍。 就在看似无解的处境下,洛克菲勒向输油桶制造商下了大量的订单,并且串通自己的合作伙伴向对手下了大量订单,对手由于缺少输油桶,无法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,无法达成订单,需要赔付大量违约金。 面对这样立体的打击,竞争对手最终屈服了。 真正的强者就是这样,他们在别人无可奈何的时候,直面问题,考虑所有方案的可行性(即使是那些很反直觉的方案),他们是真正的问题解决者。 难怪他可以说出这样的豪言: “如果把我剥得一文不名丢在沙漠的中央,只要一行驼队经过——我就可以重建整个王朝。”

  3. 大三发AI顶会paper, paper引用量比肩国际知名教授。 这些是因为天赋还是因为努力? 是运气还是必然? 一位天才的“血腥”经历 —— 侯晓迪,大三发AI顶会paper, 现任知图科技CTO

因此,运气是借口吗? 我不知道。 但是我十分清楚的是: 大多数人的运气在另一些人的眼里就是必然。对本质论的信仰,的确能达到很多看似不可能达到的境地。奥普拉说:有史以来最大的发现就是,一个人仅仅改变自己的态度,就能改变他的未来。

最后,还是那句被煲了许久的鸡汤:

我们大多数人的努力程度,根本不配谈运气。

如果你不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,再多的努力也没有卵用。

特别鸣谢

感谢Range哥的持续鼓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