弟弟辍学

弟弟还不满16岁,辍学不上了,打算去市里一家门店学修车。待遇不太好,薪水非常非常低,看得出来他很失落。 当初辍学时的满腹豪情,一腔热血好像顿时熄灭了。令人即郁郁闷闷地心疼,又咬牙切齿地愤恨 —— 恨铁不成钢。

当初他打算辍学时的决绝,俨然认为自己是一个救世的英雄,混世的魔王,一手拿着光,一手拿着剑,鲜衣怒马,香车美人。。。那时的他一定对未来充满憧憬,毫无畏惧。认为只要有一腔热血,满腹豪情,不惧所有的困难和挫折,就一定能混出些名堂。就算成不了盖世英雄,最不济也能成为一个行侠仗义的流寇。岂能书阁下,白首太玄经。

他岂能明白,最困难的从来都不是轰轰烈烈地厮杀,马革裹尸,刀口舔血,血与泪交错的战场;而是洗衣机里成堆的脏衣服,桌上吃剩的半个面包,冰箱里的半杯牛奶。最消磨人的一直都是平平淡淡,碌碌然,无可为的生活。像日复一日地漫步在破旧的小镇里,一眼就能望见街道的尽头,堆满了无聊和寂寞。像缓慢的陷入一片无尽的沼泽,被紧紧地吸纳住,挣扎不得,举目远望,满是昏暗的阴郁色。

但是他不明白,也不会明白,也许,现在他仅仅能感觉得到的,只有失落。 愤恨地劝他回头去上学,他能感觉的到的也只是嘲讽,所以他选择错下去,一直错下去。 是啊,“会解二次方程有什么了不起的?有什么用!”。 他不会明白,有很多考试就像一场场你不得不玩的愚蠢游戏,玩儿赢了,你就会拥有更多选择,他不会明白,我也跟他讲不清楚。有些事做过才会后悔,而后悔时往往已经晚了。

最最无奈,最最心痛的事,也许就是:你眼看着你的挚爱慢慢走向深渊,你在隔音玻璃后面,撕心裂肺地喊叫着他,他却听不见。

我猛然体会到,隔阂是真实存在的。弟弟十六岁了,不再是我身后的那个跟屁虫了。 不再是那个因为一个糖果,一句夸奖就能高兴一整天的小孩子了。他已拥有自己的观念和想法,只是在我看来,这些想法极不成形,荒谬的离谱罢了。

现在我能做的,只是能平静地告诉他: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,记住你现在所体会的不甘心! 是啊,上学从来都不是唯一的出路,但碌碌的时间一直是梦想的最大敌人。我所担心的是他会随时间养成一个习惯:每天拼命的应付工作,玩玩游戏,聊聊天,偶尔和朋友推杯换盏,日子勉强过得去。所有的豪情,热血,梦想,不甘被碌碌的日常生活慢慢风化成尘埃。

我们往往把急迫的事情误以为是重要的,纷杂的日常工作通常都是急迫的,它们往往会占满我们学习和思考的时间 —— 而后者才是真正重要的,因为后者能不断提升你自身的价值。 芒格说:你如果想要得到某件东西,你就应该努力配得上它。 我很害怕时间太长,路途太远,风景太过单调,他会迷失在路上,变得日渐麻木。不知他会不会明白。

也许他不会明白,他还太小,太傻,太天真,还看不明白社会是真的社会,生活是真的艰难。

最近看到不少,刚刚踏入社会的大学同学所发的动态:

刘XX: 没有图可以表达我明天上班的心情。

吴XX: 没人可以一帆风顺,都是得过且过。

钱XX: 活不下去,却又不敢死。

陈XX: 王二说生活是一个缓慢受锤的过程。

我们很难改变别人的观念,即使是自己的亲弟弟。我能做的,首先应该是做好自己 —— 也许这也是现在,我仅能做到的(承认这件事,让我很痛苦,但这就是事实)。

王二说生活是一个缓慢受锤的过程,但就我而言,最终软下去的,一定是锤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