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转」研究生 —— 两个月

来NCTU已经两个月,适应也好,不适应也罢。我切身体会到了 研究僧 的 滋味。

来之前我只知道我进来一个非常棒的lab, 来之后我才知道这是个全世界top3的CGI lab
来之前我只知道我会遇到诸多从未遇到的困难, 来之后我才发现我遇到的是前所未有的挑战。
来之前学长告诉我会很累,非常累,扛不住的话建议更换导师, 来之后我才意识到学长说的多么语重心长。
来之前导师让我选一门很heavy的课程, 我以为我大学acm的功底能够轻松hold住,来之后我才明白什么叫做heavy,什么叫做生无可恋,什么叫做地狱级别的课程,什么叫写作业写到想放弃人生。
来之前我以为我是全lab最菜的, 来之后我才发现情况远比我想象的还要艰难得多,整个lab 20人,10个博士,10个硕士,全部是ACM final水准,CMU交流水准。

如果说第一个月我还是带着兴奋和憧憬,还有些许时间和舍友一起出去聚餐。
那么把这个月叫做人间地狱月,再合适不过了。

这个月我完成了TCG 5个homework,3个project,DM 2个homework,NP 2个project。
每天12点后你才会离开lab,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,比你厉害的人,还比你努力。
几乎每天都要coding到深夜,几乎没有任何时间想别的事情。
你会觉得你打开QQ空间给别人点个赞是多么美妙的事情。

除了课业,还有大量lab的工作要做。
这些加起来, 我半年的工作量, 已经超过本科大学四年的工作量了。
果然,这就是研究僧 的 僧活

  • 周一: TCG hw3从晚上8点写到凌晨4点半。
  • 周二: 写TCG到凌晨两点·交了TCG hw3,又下来TCG project3 和 hw4. 晚上和学长讨论新的攻勢,然后和ting demo project2,去年最高好像是97%,貌似我今年创造了新的记录?
  • 周三: 晚上,和依林约了11点宿舍讨论,结果在Lab写code忘记了,赶回宿舍讨论到12点半,继续写TCG 的artificial,忘记几点睡。
  • 周四: 开始准备写NP的project…结果继续写了TCG的artificial以及Cchess分析开局的盘面。目测3点睡?不清楚
  • 周五: 写了一整天NP,晚上继续seminar,一直有bug,没调出来,,pipe来pipe去快晕了。 。 凌晨4点半,抓狂睡觉。 。 。
  • 周六: 一整天NP,从下午1点写到晚上12点,离开Lab,还是有bug,回宿舍继续写,开始怀疑人生,bsd的ls和cat一直出问题,在凌晨5点,感觉要放弃这个世界的时候,突然找到bug,写完了,看到PASS眼淚都快掉下來。[流泪],天快亮了,,上床睡觉。
  • 周天: 睡到今天早上,不,今天中午11点,飞往Lab,继续NP的coding,调到5点10分,提交了project。 。 。 。

有时候不敢奢望花费太多时间吃饭,更不敢和其他同学一起出去玩耍,
因为你完全不确定你是否能把 NP 的 project写完。
因为你会看到老师时常也是工作到12点才离开,一个对学术如此执着的老师,同样驱动着你。
当然 ,你也会看到,就算是同lab的大神,同样要为NP的project天天coding到凌晨3,4点。
有时候你会很绝望,身心疲惫,深夜独自一人coding到绝望。
这个当初学长告诉来这个lab就要做好的准备是一样的,他那么语重心长得告诉我如果吃不消就换导师。
但是我绝对不会放弃,别人可以做到我没有理由做不到。
其他lab硕士毕业的要求,也许在我们lab半年就要达到。
而导师给我的毕业要求,是至少达到半个博士的标准,他希望他每一个学生都能独当一面。
我修了两门我导师开设的课程,都属于S级别难度的课程,想拿到学分绝非容易。
累,是很累,时间,没有时间,我最珍惜的恐怕就是周六周日的时间了,因为大家都去玩的时候,
我可以把时间挤出来写作业,能有周末让我写作业真的是很开心。
来台湾两个月我甚至还没有去过台北,给家里打电话的时间逐渐减少了,一个是时间问题,另一个是不想让家人为我担心。

努力总会有回报,坚持一定会取得胜利。
做TCG project的同时,我学会了reinforcement learning,学会了nagescout,学会了Monte-Carlo tree search 。
我的AI从win rate 60 到80,再到最后用TD(0) training到97.6%的胜率,创造了这个project的新的记录。
写DM作业,让我从完全不会scikit-learn,到一天玩转自如,从完全没用过clustering到能做出很好的效果。
写NP,从经历的人生的绝望,煎熬,到最后debug后的喜悦,很感谢老天每次都能在凌晨4,5点我开始怀疑人生的时候让我顺利找到bug。(话说老天你不能早一点吗?)

回味一下自己,大学期间义无反顾地成立了ACM协会,不为别的,只因为我想做一些事情,做一些别人不敢做的事情。
而后我将我的全部精力放在如何建设A协上面,义无反顾,不求回报。
我记得省赛的时候艾教对我说:”你好惨,每次比赛你都不能参加”。
何尝不是呢,谁不想参加比赛呢?但是我更想做的,是让CHD的acm发扬光大,让它走得更远。
甚至大四,毕业之后,我还是时不时关注A协的成长
为什么?有人说,我有病
其实,真不为什么,只因为那是我梦起飞的地方。那里有我的心血,我的倾注。
那里的每一个人都宛如自己身上的一部分。我记得看到syh拿银牌的时候,我兴奋地跳楼起来,那感觉比我自己拿到银牌还高兴。
我曾经梦想,chd能有自己的acm训练基地,梦想有一天,chd的acmer能够获得金牌,于是乎,很多人都觉得我在搞笑,很多了都觉得我很可笑。虽然离开了那里,但是我始终坚信,会有那么一天。人生需要有激情,需要有梦想,不然,和咸鱼有什么分别?

我从不巴结任何一个人,不邀功,不贪功。
来找我帮忙的朋友,或许是好几年都没有联系了,我也会尽力帮忙。
我不求回报,不是我傻,是我觉得,这是应该的。
说实话我对chd这个学校本身是毫无眷恋,无非就是一个211。
唯一有留念的就是A协和学弟学妹们。
jjy微软实习回来也保研去了中山,wtw也去了电子科大,syy也去了交大,gzh老早就去阿里郎,直系学弟学妹们该去百度的也去了。
该被阿里收的也都被收了,该滚去腾讯的也都滚过去了。(今年 腾讯/百度/阿里/360 加起来至少20个吧?)

A协能走多远,我不知道,只能看学弟学妹们的造化了。
虽然听说16级的学弟们很不努力,但是希望还是要寄托一下的吧。
接下来就希望syh和雨神他们考研顺利,那也就圆满了。

你问我累吗,很累,这个月真的很累,
两点一线,宿舍,lab,甚至校门都没有出过。
撑得住吗? 必须的。
为什么? 因为我叫BIGBALLON。


—— 本文转自 http://user.qzone.qq.com/605718199?ptlang=2052 —- BIGBALLON

温馨提示:原文排版更漂亮。